白日森

无事撩骚。有事勿扰。弧着。
关键词:龙族,盗笔,全职,楚留香,BSD,MHA。凹凸边缘。漫威待入。配角控,主角攻,吃各种安利。

随便写点什么。不会填坑的,您安心。

【约策】不开车的ABO都是耍流氓。(R)

♦是约策r18。真的是r18。
怎么说,还是个耻于露骨表达性的写手。
写成这样应该海星了。
要在开学挖各种正不正经坑然后鸽掉()?
咕咕。评论链接。
-
-
-
-
-
apple,banana,orange。

『嘉德』那个著名coser的对象是男的(3)

     《那个著名coser的对象是男的(3)》

♚配对。知名coser嘉德罗斯x透明妆爷雷德。嘉德only。
♚所涉及cos内容一切为了产粮瞎编及剧情需要。真正了解的cos圈大佬不要捉虫。假装这是架空c圈。
♚所涉及的游戏为瞎编。不是主流所以设定简单粗暴。不要随便带入。切记这是个架空时代。

以上。

3.

    转眼就到了真正的漫展日子。Z市是个大城市,每次漫展都很隆重,即使来得早一路上雷德也看见了不少coser和其他看客。

    径直奔向化妆间,如果说雷德忐忑不安的心在敲门的一瞬间升到了高地,那么开门后看见正主的他就仿佛在心在高地被绑了个火箭,失心的雷德顿时感觉脸上一热,有点窘迫。

    “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傲慢语气。雷德感到前所未有的尴尬,化妆台前的椅子上坐着个已经穿好cos服的少年,直愣愣看着自己,在雷德的惊讶注视下一点一点挑起了恶劣微笑。

    ——这正是前几天游乐园那个人啊!因为cos角色的关系让他看起来比前几天年轻一点,现在好像只能被叫做男孩儿,整个人光彩夺目,毫不让人质疑他就是嘉德罗斯本人。雷德脑子在极速转动,暗想怪不得当时就觉得那人面善,感情自己见过他cos照啊,不过那天丑态毕露,这以后还怎么抬起头在人手下做活。

   “你的眼眶好多了啊?”嘉德罗斯的一句话给雷德混乱的思绪打了个死结,他猛然回到现实,低头就见凳子上的嘉德罗斯似笑非笑看着自己。雷德只好尴尬陪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嘉德罗斯好像很满意他的呆样,心满意足不再逗弄他,指了指搭在另一个椅子背上的cos服对他命令,“穿上。”

    雷德越来越搞不懂状况了。他终于还是斗胆开了口,“那个.....嘉德罗斯大大,我是个画妆的来着......”嘉德罗斯可不管你是做什么的,就只是蹙起好看的眉不耐烦地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动作利索点,“废话真多,渣滓,让你试就试。”

   这时候又有一个姑娘推门而入,见着雷德也不惊讶,只是快速地进行手头地工作,一边放下包挨个取出妆品,一边开始朝雷德喋喋不休,“你就是雷德吧,正好今天有个coser临时有事,你就替补他一下。正好有服装。”

    雷德见嘉德罗斯转过身去任那女孩儿涂涂抹抹开始化妆,自己取了衣服手足无措持续懵逼了会儿,内心叹气这时候才后悔起当时不该欠嘴。

    ......开始了吗。极其不适应cos服的雷德开始了为其一天的漫展生涯,他唯一的收获就是收到了很多女性生物的夸赞,甚至有一个嚷着非君不嫁并且最终还是嘉德罗斯走过来一瞪,旁边顿时又有几个人尖叫“xx大法好”一哄而散。

    累死了。一路跟着嘉德罗斯各种晃悠的雷德有些累,刚想转身看四处有没有歇着的地方就正巧和嘉德罗斯对上了眼神。嘉德罗斯凑近他,他们小声交流起来,正式这几天雷德的“所作所为”。

   “口出狂言的虫子,体力不行啊。”
    “......是,大大。”
    “上次去鬼屋能活着回来真是万幸啊,雷德。”
    “......多亏了大大带我。”

    嘉德罗斯又皱了皱眉,拽起雷德的领带把他拉低,居高临下对他吩咐“叫老大!”雷德心想这就像艾比说得一样这祖宗真的不好惹,于是乖乖开口叫道,“嘉德罗斯老大。”

    路过看见他们的几个妹子又捂嘴偷笑起来,嘉德罗斯这次没做什么,他开始专注于他和雷德的私事。“这是个很普通的cos活动,什么也没有,就算我们团的。”

   “就是为了玩儿来的,你不用紧张。”

    雷德刚想着既然这样马上要结束了真好,刚要开口答应就听见嘉德罗斯跟着补上一句,险些把自己舌头咬到。“留些力气在下午,吃饭过后去拍正片。”

    霜打的茄子都没雷德蔫。一天下来,雷德累的虚脱在了旅店的床上不愿动,下午的拍正片更是忙碌,什么“凑近嘉德罗斯大人点!”“快,多表露崇拜样子来。”还要各种搞暧昧,他与嘉德罗斯有一次唇齿几乎就差一厘米,他甚至隔着c服能听见嘉德罗斯的心跳!

    越想脸越发热,雷德咳嗽几声妄图收回思绪,拿起旁边手机摆弄,刚好看见有一串艾特,正在这时候因为自己炫耀游乐园而和自己友尽三天的佩利也及时发来消息,他的一句话就让雷德惊讶了好半天。

   佩利发来消息,“你出名了,雷德。”

.
.
.
.
♦没深入c圈,有点编不下去,还好这就差不多到这儿了,不然驾驭不住。算是水了一章,为了剧情发展嘛。私设有吧大概。前面也就几笔带过了没敢多写....算了,还是写谈恋爱吧。
♦我想开新坑。剧情都写好了。就是没时间。这个我写得都要忘了。

『嘉德』那个著名coser的对象是男的(2)

    《那个著名coser的对象是男的(2)》

♚配对。知名coser嘉德罗斯x透明妆爷雷德。嘉德only。
♚所涉及cos内容一切为了产粮瞎编及剧情需要。真正了解的cos圈大佬不要捉虫。假装这是架空c圈。
♚所涉及的游戏为瞎编。不是主流所以设定简单粗暴。不要随便带入。切记这是个架空时代。

以上。

2.

   “游戏?”

   对面那位甩过来两个字,惊得雷德差点看成不打,好在国服第一的巨巨马上又扔了一个字过来。

   “打。”

   于是满心欢喜的雷德飙出手速,迅速邀人进入了pk模式。一气呵成。

   这一开始就停不下来。直到凌晨两点雷德还奋斗在pk第一线。对面的Godrose不愧为全服第一,开始还可以和雷德缠斗个几分钟,后来熟悉了雷德的技能与战法后就愈发游刃有余。而雷德也不断尝试新方法妄图多打上大佬几下。

   “困了。不打了。”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雷德一口提神咖啡差点没喷在电脑屏幕上,他以为这是个高冷大佬,没想到还是个赢了他这种小渣渣还得让他夸夸,颇有意思的......大佬。雷德哭笑不得。

    他放下咖啡杯在电脑键盘上噼里啪啦打字。
   “是是是,老大最厉害了。”

    “老大?行,记住了我是你老大吧。跟班儿。”
    隔了半晌又有一串字过来。
    “以后随时找我。”

    真的成为了全服第一的小弟了?雷德精神一振,他依旧念念不忘当初佩利加入雷狮那个全服第三的公会海盗团时朝他炫耀的得瑟劲儿,这下我比你厉害了吧?我可是全服大赛第一的小弟!

   雷德带着飘忽忽的感觉迅速爬进了自己被窝,无梦安眠到了第二天早上,却被一串手机铃声吵醒。本来还迷迷糊糊“喂”了一声的雷德在听清了对方的声音立马一个激灵清醒不少,顿时把不耐烦的声音变得亲切又热情。

   “祖玛!祖玛早上好!”

   “十一点多不算早了。”对面冷淡的声音传来,雷德眯眼往墙上挂的钟表一看。嘿,的确。

    一向雷厉风行的祖玛直接切入正题。“我听说了那件事。”她冷哼一声,倒也没什么表示。可对于雷德这个苦恋狂魔来说祖玛的一个哼比什么都珍贵。“其实我也想告诉你,下个月十八号我去不了了。”

    “抱歉了。还有,记得给我要嘉德罗斯大人的签名和合照。不准忘。”
    “不过雷德我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有本事惹得了嘉德罗斯大人。”

   雷德第一次听见祖玛说这么多话都一一记了下来,就连后面祖玛迷妹模式的吹捧和八卦也都记个八九不离十。

   雷德心态好,也就联系了一下嘉德罗斯那边的cos策划问问什么工具,那边倒好,直接说你人来就行。雷德也乐得轻松。

   就这么度过了十多天。雷德天天沉迷和游戏里的Godrose打游戏,无论是打本还是pk都乐此不疲,并且还破了好几次海盗团那边的副本记录,气得佩利牙根儿直痒痒。“你就和你的老大过去吧。”

   “我乐意。”雷德嘚瑟得本体都抖起腿来,笑嘻嘻敲下一段有一段气佩利的话,名副其实享受了番逗狗的乐趣。

   Z市离X市其实没多远,雷德买了提前几天的火车票,打算先去Z市好好玩几天再去搞什么妆。其实他是有计划的,如果祖玛来的话就好了,他已经预订了Z市那个据说全国最大游乐园的门票,就差去玩玩了。

   本着两张票起码不能全亏的观念,雷德在休整一天后就来到了游乐园。于是佩利刚起床就收到了雷德带个大墨镜拿着花气球吃冰淇淋的照片。

    玩了一些乐于身心健康的休闲游戏之后,雷德高高兴兴把手里的气球送给一个小孩儿,自己奔去了鬼屋这种地方。据雷德游戏的情商和恋爱小说的报道,女孩子一般怕这种所谓娱乐项目,说不定会躲进你怀里呜呜哭。

   ......虽然没了祖玛,不过依然假装happy或者干脆说是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嗨的雷德依旧迫不及待去鬼屋试试。这也就说明了中午佩利收到的照片里雷德眼圈乌青的缘故。

    不知是雷德胆子太小还是这个鬼屋道具逼真,伴着惊悚音效,刚走到半路雷德就有点双腿发软——简单来说,雷德怂了。就在过一片底下鬼手的独木桥时,可谓草木皆鬼的雷德又被后面一个糙汉脱口的一句我操给吓个半死,脚一滑差点掉下去。好在后面一个人拉了他一把,却是衣袖,一下子把他的深V领口又扯开了不少,直露光滑肩膀。

   后面那个人叹口气小声嘟囔了一句。“艳鬼。”

   雷德也没多在意,他此刻整个人脑子都充斥着鬼鬼鬼,哪还有空闲想别的,假如祖玛来了就说不定是谁躲在谁怀里呜呜哭了。

   “跟我。”后面拉他的那个人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先是小心绕过他紧接着三下五除二拉着他胳膊就开始走,一路也不管雷德大惊小怪各种调调的惊呼“要掉下去了。”

   不过还好。终于是走过了全程,到达对岸雷德已经吓个半死了。回过神来的雷德刚要充满感激地朝已经转身走到前面的那位仁兄道谢,就惊觉他的脚腕一凉,他一低头,就见一只乌青的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雷德理智被走个独木桥已经吓飞了大半,他惊叫着“妈呀”一不留神向前扑去,刚刚“救”过雷德一名的那位想来伸手也不简单,转身出拳动作干净利落,等反应过来雷德的脸已经与拳头亲密接触了。

   后来也不知道处于愧疚还是什么,解决了雷德脚脖子上的手后,那位一路护着雷德走出了鬼屋。等出了鬼屋光线一明朗,雷德才觉得脸上有点痛。打开手机用摄像头一照,嘿,眼圈微微泛青。雷德拍下了这张照片又给佩利发过去,附带了几个哭泣表情。

   等雷德自己戏够了,旁边那人不耐烦的碰了碰他。雷德回身一看,是个长相非常好看的.....青少年。

   青年也没多说什么,啧了一声开口,“说吧,医药费要几万?”

   雷德看着处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好心人士心情复杂,没想到被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孩子”带他走出鬼屋。内心羞愧与感谢并存,连连摆手,“不不不.....”

   “不够?我说渣渣,难不成你还要几十万吗?”飞扬跋扈的青年坐在小凉椅上,抱臂看着雷德。雷德大概是被这几万几十万的大手笔震惊了,暗道我回家敷一敷就好,于是就和他说,“不用不用,我先谢谢你哈。谢谢你给我带出来了.....其实这也算扯平了......”

   对方也被这说辞说服了,沉默良久道。“行。看你这虫子还算是只好虫子,就勉强允许你跟着我吧。”

   “我有这家游乐园vip卡,礼品屋还是美食铺子都打七折。”雷德刚想开口拒绝,听见这么一句话后巧妙地把“不”字转了好几个弯,硬生生掰成了“好”。

   于是下午佩利收到的照片里除了雷德还多了个一脸傲慢却很帅的男孩儿。他们一起带着墨镜一起拿着花气球吃着冰淇淋。

♦不喜欢lof排版。双行空看不出来。

『雷安』听说那个骑士放走了海盗(1)

     《听说那个骑士放走了海盗(1)》

♚配对。海盗团团长雷狮x开除教籍骑士安迷修。另有瑞金、嘉德小幅度出没。
♚中世纪背景。有巫女精灵出没。我流西幻。全文无营养。排版很难受。
♚涉及专业知识不要和我深究。发现bug自己小小的开心一下就行不要夸张地告诉我。除了延误剧情的大bug可以小窗。

以上。

1.
   安迷修活到现在只后悔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被西街口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逮到话题唠叨。而他正在经历。

   第二件事就是放走了被教会抓到的海盗雷狮。这就是被这老太太抓到的话题。

   前任教会骑士,安迷修,很无奈。

   他在一小时前还是个骑士。胸前别着光荣勋章腰间佩着双剑,面带微笑沐浴一个接着一个老奶奶充满母爱的眼神挺胸抬头走在街上。

   然后他就听见了什么叫喊。左顾右盼没有人,发声体竟然是个瓶子。

   安迷修弯腰捡起了这个古怪的瓶子。就在他脑子里挨个过了一遍各种故事的大概,思索这到底是造型怪异的神灯还是水瓶怪时,这水瓶又发声了。它因为只是个水瓶,所以声音也是瓮声瓮气的。

   “帅气的骑士,请可怜可怜我这个被诅咒了的瓶子吧。”

   安迷修手一抖差点没拿住,他有点高兴,不知道是因为发现了个怪瓶子并即将给予帮助而开心,还是只是因为瓶子刚刚叫他时给他加的形容词。

    “我要怎么做?”安迷修把这个瓶子托到与眼齐平,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这个瓶子。

   “很简单。你把我摔碎。”瓶子兴奋地一抖动安迷修真的差点没拿住,不过还好他依旧稳稳地把瓶子握住了。棕发青年看起来有些担忧,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后面的一声大喝吓得一激灵。这下瓶子真的没拿住,啪得掉在了地上,随即安迷修感受到了一种从头到脚的麻酥感,前面一阵烟雾弥漫,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他的耳边传来了恶劣地声音,不再瓮里瓮气的,可以说得上好听,不过内容极度恶劣。“恶心的骑士,再见啦。”

   然后他缓缓回头看见了以丹尼尔红衣主教为首的骑士团直愣愣站在他身后,而丹尼尔的表情十分复杂说不上来。紧接着安迷修收到了晴天霹雳,他被告知“安迷修私自放走了海盗团长雷狮,开除教籍剥夺骑士身份并且给予限时搜查命令,即刻实行。”

   一小时后的安迷修背着旅行包,带着全部家当,神情沮丧地走在街上。随后一个篮子突然吊在了他面前吓他一跳,他眯着眼睛顺着绳子看上去,胖乎乎的琼斯太太正朝他露出感激微笑,她开口,“尊敬的骑士先生,你能给我去东街买回来两块小麦面包吗。”

   “好,好。”安迷修有气无力地应了两声,顺便无意加了句,“我已经不再是骑士了,太太。”这一句说得倒有些委屈,年迈的琼斯胖太太竟突然回忆起来小儿子在怀里撒娇的时刻,顿时母性泛滥,竟然顺着吊着篮子的绳子上灵巧地滑了下来。

   安迷修瞠目结舌,他差点忘了自己刚刚嘴欠说了什么。他难以相信那个绳子究竟有多么大的毅力可以承受住这位太太丰腴的身体。

   话突然多起来的老太太强迫安迷修讲清楚经过就此打开了话匣子,开始一个劲儿地批判社会和教廷的种种,大有感叹“一代不如一代”之势。

   “所以您的小麦面包还要不要了,您的小鸟儿们都饿得飞不动了。”一片阴影撒下来迫使安迷修回身看去,是喜欢穿白衣服的红衣主教丹尼尔。他的手里提着一份小麦面包加一卷羊皮纸。

   “丹尼尔大人!”安迷修惊喜地叫起来,“你是不是改了主意,发现错不在我!”

   “不,我来给你送地图。你去赶往雷狮的老巢,把他一锅端。”丹尼尔一副“天将降大任”的表情拍了拍安迷修的肩,顺势把手里的小麦面包递给唠叨太太,再贴心地把羊皮地图塞进了安迷修的背包夹层。“好好干。”

   可怜的背锅骑士,安迷修,苦不堪言。

♦填坑随缘。

『嘉德』那个著名coser的对象是男的(1)

     《那个著名coser的对象是男的(1)》

♚配对。知名coser嘉德罗斯x透明妆爷雷德。嘉德only。
♚所涉及cos内容一切为了产粮瞎编及剧情需要。真正了解的cos圈大佬不要捉虫。假装这是架空c圈。
♚所涉及的游戏为瞎编。不是主流所以设定简单粗暴。不要随便带入。切记这是个架空时代。

以上。

1.

  “雷德,把上衣给我。”

  “欸,好的老大!”雷德应声递给嘉德罗斯一件上衣,只见嘉德罗斯眉头一蹙,语气倒依旧是平平淡淡,“这是金的。”

  雷德连忙收了回手,重新拿起椅子上的另一件递给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接了过去,没说话,直接当着雷德的面脱下了装饰繁琐的cos服上装,露出六块腹肌和劲瘦的腰,完美的身材直接暴露在雷德眼中。

  雷德咽了咽口水。

  雷德成为嘉德罗斯的专属化妆师已经有一年之久。一年前,雷德还是个小透明,虽说现在也还算不上什么cos圈大佬,但比起刚入圈还是成熟了许多。当时为了追喜欢cos的女孩蒙特祖玛一时脑热恶补了c圈知识,托着朋友关系直接进了祖玛在的一个大佬云集的群。本想做个coser却见要审颜,雷德自诩长得没什么出色的地方,便胆颤儿地仗着会涂涂抹抹选择了妆娘这个职业。

  他一个新人本来是插不上什么大佬话题,但仗着能说会道活泼开朗,倒也没有特别受排挤。

  而雷德和嘉德罗斯认识是源于一段乌龙。他现在回想起来也不免佩服自己当初初生牛犊般的勇气。

  当初雷德刚入圈,并不认识什么被誉为“站在cos圈顶端的”大佬们。coser大佬的粉丝们暗地里排了个最受欢迎的top3,除去退圈了的银爵,就是嘉德罗斯,格瑞,雷狮。

  当时正在试妆夏o的嘉德罗斯随手发了个非常私人的自拍,呲牙咧嘴看起来心情颇好。群里的人顿时开始沸腾,大家都知道只有嘉德罗斯大人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发几张试妆自拍,几率极小。雷德刚入圈并不知道什么嘉德罗斯,第一印象就觉得这个小孩儿只看图片就能感受到一股傲气。第二印象就是这小孩儿虎牙真可爱。

  于是他没过大脑就在众多疯狂嚎帅的人里敲敲键盘轻飘飘丢下四个字。

  “可爱想日。”

  然后群里一下子安静了,雷德倒也不以为意,起身离开电脑屏幕去泡了一杯速溶咖啡准备晚上约几个朋友打游戏。

  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平日难得一见的嘉德罗斯又在群里进行了今天的第二次发言。

  “想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等雷德慢吞吞回来消息已经刷了好几千条了,随意一看发现话题变成了雷狮。想来雷狮也发了试妆自拍吧。他没有翻记录的习惯,于是安安静静关闭了群页面小窗敲了敲他的好友。

  “嘿,在不在了。说好的打游戏呢。”打完字他就拿起旁边的速溶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瞧见把他拉入c群的好友,同时也是游戏pk狂魔的佩利回了消息。

  “嘿兄弟,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这家伙的好消息有两个,一个说得是他发工资了,一个是他游戏找到人干架了。最初雷德和佩利就相识于这游戏,后来一交换QQ号发现嗬这家伙不在学校总群里吗怎么回事。既是校友又是游戏爱好者的二人关系瞬间就近了许多。

  “你猜怎么着!我加到第一啦!”

  雷德慢悠悠放下被子想问问怎么回事,就见屏幕上一行一行出现了解释。

  “就是那个今年国服第一,idGodrose。”
  “他答应和我过几招了!”

  他们玩得一款游戏凹凸世界是这几年很热门的游戏。这游戏分了好几种职业。佩利玩得就是类似战士的职业,巧得是雷德也喜欢这种职业。他们从开服就开始玩,兢兢业业这几年也都爬上了国服前几。雷德第八佩利十二,而佩利不知道是不服输还是爱打架的性子使然,总是想方设法挑战比他排名高的人。

  雷德耸了耸肩,他是个比较懒散的人,也就没有佩利那么热情。他退出聊天界面打开游戏加载。却见了又有人敲他小窗,是那个cos群里一个妹子。

  她显示傻呼呼发了一张熊猫表情包,接着发道。“雷德,你出名啦!”

  雷德见游戏加载完毕也就没理她,直接登上了人物和佩利开了竞技场约人。这Godrose倒也准时,时间一到人就出现了。佩利迫不及待和嘉德罗斯切磋,还没到几分钟便败下阵来。

  “再来!”雷德看佩利一遍一遍冲上去也是无聊,就又开了那个妹子的小窗给她发了个“?”问号。可那个妹子头像灰了八成不在,雷德撇撇嘴,把视线挪到游戏上。却见他游戏小窗又有人敲。

  “你,要不要和我过几招。”

  雷德也是乐意,便催促佩利赶紧换人,雷德比佩利有头脑,打法不是一味的横冲直撞,这Godrose应付也就花了些时间——然而依旧不够看,他也就比佩利多坚持个两三分钟。

  愈战愈勇。雷德也较上了劲,几回合下来倒也比第一次多坚持了二十秒。借着手酸休息的时刻,雷德刚打开游戏聊天界面就看到「Godrose请求添加您为好友」这几个字,吓得他险些手抖点叉。

  他连忙同意。那边就发来了消息。
  “渣渣。”
  “还不赖。”
  “以后还想和我打,记得叫我。”

  雷德一连收到了好几条消息顿时大惊失色,忙不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当然当然,Godrose大人!”

  接着Godrose的一句我先下了伴随着头像变灰,雷德也兴致缺缺不等佩利先行关了游戏。

  这是那个妹子有上线发了几条消息。还都是截图。雷德点开一放大,顿时又大惊失色。雷德觉得今天的惊喜或者惊吓有点多。

  图片一是嘉德罗斯的微博截屏。嘉德罗斯截图了雷德刚才随便一说的“可爱想日”顺便还配了字,“这么大胆的渣渣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图片二是这妹子特意给雷德截图了百度百科上的嘉德罗斯,雷德看着这几个什么什么奖的名称眼花缭乱,这妹子还红笔标注了人气coser top1这一词。

  图片三是群里一个挺有名的cos策划说嘉德罗斯的妆娘在下个月十八号请假问问哪个手法过得去的妆娘临场帮下忙。踊跃报名了好久嘉德罗斯突然出现说。“刚才要日我的那个不是个妆娘吗,他来。”

  雷德看这些图片怔愣好久才反应过来,他这算是灰姑娘吗,丢下个水晶鞋引得了天下第一的王子青睐。

  他犹豫了一会儿关掉了图片浏览,这妹子又发了好几条。

  “雷德你别不当回事儿,这嘉德罗斯据说不是好惹的人。平时开开玩笑倒也没什么,不知今天为什么突然盯上了你。”
  “自求多福吧,我艾比小姐罩不了你了。”
  “对了他们要去Z市,你好像在X市吧。”

  雷德一拍大腿惊呼不好,Z市下个月十八号那个漫展祖玛也要参加,他说好了要当祖玛的专属妆爷却突然今天因为嘴欠发生了这么个烂摊子。敢情这哪是灰姑娘,就是小红帽与大灰狼啊。

  雷德想着怎么和祖玛说才行,战战兢兢又进了那个群,撂下一句有空就赶紧下了QQ。重新开了游戏却发现Godrose又突然在线了。

  他试探着扔出一句话。

  “Godrose老大,打不打游戏啊。”

♦后续随缘吧。